当前位置:红岑环保建材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劳动力补充受限,年轻消费放缓

老龄化原因之一:生育意愿下降,步入少子化社会。之所以日本老龄化进程会如此迅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社会生育意愿的下降,从世界银行的统计来看,日本与美国的总和生育率在80年代中期走势开始出现明显的背离,美国稳中有升,维持在2%的水平左右,而日本则持续下滑,最低点降至不足1.3%。生育率的下降使得日本步入少子化社会,家庭规模不断缩小,根据日本的人口调查数据,85年日本户数分布以4人户最为占优,而到了15年,1人和2人户的比例大幅上升,户均人数也由85年的3.14人降至15年的2.33人。
社会保障充分,养老金制度完善。而日本的福利制度较为完善,针对老年人的养老金等社会保障也比较充分,国民年金、厚生年金和非公共养老保险等所组成的三支柱养老体系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老年人口的消费能力。17年日本中央财政支出中超过30%均用于社会保障,而从整体的社会保障支出费用上来看,养老金支出占比更是由80年的40%左右升至17年的近47%。
护理产业扩张,经营尤为活跃。少子化现象叠加老龄人口消费能力的充裕,使得养老需求持续增长,并且得益于日本针对长期看护需求推出的介护保险,共同推动了日本养老产业的迅速发展。从01年以来,日本家庭访问式长期护理机构的数量实现了迅猛扩张,到16年已达近3.4万家,约是01年水平的2.4倍,而护理服务行业的经营活动尤为活跃,远超过服务业行业的整体水平。
户均规模下降,饮食偏爱外餐。此外,随着户均规模的下降,家务活动的规模成本也随之上升,这带来了消费者偏好的改变。比如日本餐饮行业的发展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由于一人户和二人户家庭占比的上升,加之女性劳动参与率的提高,在家做饭越来越表现出得不偿失,人们更加倾向于外出就餐,餐饮行业也因此得以扩张,其市场规模从75年的约8.8万亿日元增长至17年的32.8万亿日元,年均增速达到了3.2%。
老龄化原因之二:移民限制较多,劳动力难获补充。其实随着美国经济的增长,其人口结构的老龄化也有显现的苗头,但其通过吸引大量海外移民来补充自己的劳动力总量,从而延缓了人口年龄结构变老的趋势。而日本的移民政策限制较多,相对来看比较封闭,17年其净移民人数占总人口比重仅有不足0.2%,远低于美英德等欧美发达国家水平,这就使其劳动力难以获得有效的补充,老龄化进程加速因而不可避免。
年轻型消费迎来拐点。一般来说,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具有的消费偏好也不尽相同,像老年人对医疗保健的需求较为旺盛,而年轻人则偏爱汽车、家电等耐用类消费品。日本户主年龄29岁以下的家庭私人交通支出(主要是购车)在消费总支出的占比高达11%,而户主年龄60岁以上的家庭这部分支出只占消费总支出的6.7%。由于限制移民政策使得劳动年龄人口难获补充,日本老龄化趋势愈发严峻,年轻型消费也纷纷迎来拐点,其中汽车消费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汽车消费增速转负。61-73年日本经济处于高速增长期,25-44岁年龄人口平均增速为在2%左右,同期新车销量年均增速高达17%。74年之后经济增速下台阶,在74-85年的中速增长期,25-44岁年龄人口平均增速下降至0.26%,新车销量增速也相应跌至3.4%。86年至今25-45岁年龄人口平均增速为-0.54%,而新车销量年均增长-0.28%。
必需消费影响仍存。年龄结构的变化不仅影响到可选消费的分化,对部分必需消费品也有一定的影响,如较受年轻人喜爱的啤酒消费,就由于日本老龄化的不断加剧,也出现了趋势性的下滑,其增长速度从90年代开始逐步放缓,消费量也在94年达到顶点后一路下行,2017年日本啤酒消费量甚至还不及1970年时的水平。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6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