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岑环保建材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老龄化进程过快,医疗强劲增长

与美国相同,消费是拉动日本经济增长的绝对主力。80年代以来,消费成为日本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过去38年中,日本GDP年均增速约在2%,其中私人消费贡献率了1%,私人投资、政府支出、净出口分别贡献了0.4%、0.4%和0.2%。也就是说,8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增长的一半是由消费贡献的。
与美国不同,90年代以后,消费对日本经济增长贡献率明显下降。80年代,日本步入稳定增长期,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持续领跑;但到了90年代,投资、消费、政府支出轮番上阵,三者贡献率也是此消彼长;00年代,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中国加入WTO,净出口的贡献率显著提升并占据主导;在08年金融危机后,投资再度主导日本经济波动。
与美国不同,日本消费率走势呈“W”型窄幅震荡。日本消费率(私人消费/GDP)曾先后经历了高速增长期(55-73年)的持续下行,经济转型期(74-90年)的先升后降,以及地产泡沫破灭后(90年)的缓慢上升,并整体保持在50%-60%之间。而同期美国消费率先平后升,从60%左右升持续上升至70%左右。两者消费率走势存在较大差异。
日本消费结构的演变同样与美国存在较大差异。
从大类来看,日本和美国一样,也经历了从商品消费到服务消费的升级,两者占比此消彼长。但与美国不同的是,日本商品消费中,从非耐用品到耐用品的升级并不顺畅,尤其是90年代以来,耐用品、半耐用品消费占比下滑,而非耐用品消费占比持续回升。
从细分品类看,过去20多年日本各品类消费中,涨幅最大的是通讯、医疗保健、居住;服装鞋帽、烟酒饮料、休闲文化不升反降。而同期美国消费中,涨幅最大的分别是服务消费中的医疗、娱乐,耐用品消费中的娱乐用品、手表珠宝、医疗设备,非耐用品消费中的药品、玩具、个人护理;而住宿餐饮、居住、交通殿后。相同之处在于医疗、通讯消费的强劲与服装消费的低迷,不同之处在于娱乐消费的收缩与居住消费的走强。
人口潮起潮落,增长由快到缓。同美国相同,日本在二战之后也经历了人口快速增长的“婴儿潮”,1947-1957年间,日本人口的年均增速超过了1.5%,是1917年以来按照十年区间统计的人口增速高点,而当此轮婴儿潮人口逐渐进入婚育年龄,我们也观察到在1967-1977年间的人口增速反弹至1.3%的高位。但是自20世纪80年代之后,日本人口增长出现了明显的放缓,甚至到了2007-2017年间,每年人口数量平均缩减约0.1%,进入负增长区间,人口数量的衰退也决定了日本消费增长的由盛转衰。
老龄化进程远超美国。虽然日本同美国一样,人口结构都逐渐出现老龄化的特征,但是日本的老龄化进程不论在程度上还是速度上,都远远超过了美国的水平。根据世银行的统计,17年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比达到27%,而美国仅有15%左右,日本足足超过美国10个百分点以上。并且,从60年开始到17年的近60年间,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上升了超过20个百分点,而美国仅上升不足7个百分点。
医疗消费占比上升,医疗行业强劲增长。同美国类似,老龄化程度的加深使得日本医疗消费持续增长。一方面,日本全国医疗支出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由56年的2.8%一路升至17年约7.8%的高位;另一方面,日本医疗产业也随之迎来了蓬勃地发展,95年以来日本的名义GDP年均增长只有不到0.4%,而医疗行业增加值增速年均增长2.6%,约是名义GDP增速的7倍。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6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